置业法眼第35期:补偿协议签订之后的维权

补偿协议签订后的维权,首先,补偿协议签订了,白纸黑字,而且双方都有签名盖章;其次,补偿签订后的第二天,拆迁方就把协议约定的180万元补偿款打到了拆迁户的账户里,但是拆迁户却认为,这份补偿协议有失公平,原因有两条,一、拆迁户认为,拆迁方签订协议的方式属于威逼利诱,而且自己手里没有拿到协议书,二、同样区域、同样情况的拆迁户拿到的补偿款是600万,自己才拿了180万,那么,律师会如何帮助这位拆迁户维权呢?他又能否帮助拆迁户实现补偿大逆转呢?

置业法眼第34期:拆迁户上诉不予理会,如何讨回拆迁款?

拆迁户不满补偿,于是向裁决机关申请裁决,裁决机关很爽快地就作出了裁决,四个字:不予受理。然后转脸告诉拆迁户说,你这个事可以去法院起诉。听人劝,吃饱饭,于是拆迁户就以裁决机关为被告提起了民事诉讼,法院对于这起案件,回复也是四个字:不予受理。后来,拆迁户对裁决机关的裁决书提起了诉讼,法院判决撤销了那份“不予受理”的裁决书,责令重新作出裁决,裁决机关于是又作出了这样一份裁决书,四个字:终结裁决。什么意思呢?就是这事到此为止,不予裁决。那么这位拆迁户还能将裁决进行到底吗?裁决机关最终是否作出了货真价实的裁决呢?

置业法眼第33期:撤销的房产证

镇政府向上级发证机关提交申请,要求撤销辖区内一位拆迁户的房产证,理由是镇政府在拆迁工作中发现,这位拆迁户当初是通过非法手段获取的房产证,镇政府为此痛心疾首,声称如此这般给目前的拆迁工作造成了障碍,因此恳请发证机关撤销这位拆迁户的房产证,发证机关据此还真就把这位拆迁户的房产证给撤销了。那么,镇政府有权申请撤销拆迁户的房产证吗?房产证被撤销对拆迁户意味着什么?律师又如何应对拆迁户房产证被撤销的局面呢?

置业法眼第32期:亿元拆迁补偿款

一个村子里有8000亩耕地要被征收,当地政府给出的补偿标准是每亩地三万元,村民们觉得少点,原来这次动迁涉及的村子有15个,村民们一打听,隔壁村的补偿标准是每亩地四万五千元,一亩地就差了一万五千元呢,8000亩地,整个村子的动迁补偿款可不就整整少了一亿两千万元吗?那么律师敢接下这个亿元天价大单吗?他又能否为村民们追回这一亿两千万元的补偿款呢?

置业法眼第31期:亡夫惊魂

这起拆迁案件涉及到了两位当事人,一位是拆迁户老王,另一位是拆迁户老王已经去世的父亲,拆迁开始后,两份十分重要的拆迁文件先后寄到了拆迁户老王的名下和他已经去世的父亲的名下,老王拿着寄到父亲名下的那份拆迁文件,不禁潸然泪下,心说,老父亲都已经走了一年多了啊,这还要让老人家往哪儿走啊?这拆迁不但吓了活人的胆,还要惊了死人的魂吗?

置业法眼第30期:裁决送达何以拐弯抹角

拆迁方就拆迁纠纷申请了行政裁决,但是在行政裁决做出以后,裁决机关并不是把这份裁决书光明正大地,堂堂正正地送达到拆迁户手里,而是偷偷摸摸,拐弯抹角,其中一个,去送了,不过根本就没进拆迁户的家门,也没找户主,而是在路遇户主妻子的情况下,把裁决书放在了她自行车的车筐里;另外一个更绝,干脆不去送,而是把这个信息在报纸上登了一下,算是隔空喊话。等到过了三个月的时间,整整90天,裁决生效了,这生米眼看是做成了熟饭了,拆迁户正儿八经知道这个事的时候,傻眼了,因为这裁决书一生效,房子就有可能被强拆,那么拆迁方送达裁决书为何要这么拐弯抹角?如此送达裁决书又让拆迁户遭遇了哪些困境?律师这个节点代理案件又能否在最短的时间内力挽狂澜呢?

置业法眼第29期:粗心大意的征收公告

县政府发布了征收公告,拆迁户不满补偿条件,律师在了解案情后就准备对这份公告中的《征收决定》提起行政复议,但是,这份征收公告太粗心大意了,怎么说呢?原来这份公告,开头写的《征收决定》文号依据是5号,而到了公告的结尾,说当事人可以对《征收决定》不服进行复议和诉讼时,却把文号依据从5号变成了4号,那么复议机关怎么审理这份粗心大意的征收公告呢?律师查证语焉不详的4号征收决定文件和5号征收决定文件,都经历了哪些周折?在这些过程当中,拆迁户又经历了哪些困扰和压力呢?

置业法眼第28期:居民楼拆迁鉴定变危房?

一处居民楼,面临拆迁,居民们不满补偿,于是寻求到了律师的帮助,恰恰就在这个时候,这处居民楼被有关部门鉴定为危房,而且还属于C级,C级危房就是说这处楼房局部出现了险情,不再适宜居住了,危房鉴定一共有ABCD四个等级,C这个级别是仅次于房屋鉴定中最危险的级别——D级。那么,危房鉴定为何会在这个时间横空出世?这个危房鉴定结果对居民们后续获得合理的拆迁补偿会有怎样的影响?还有最关键的一个问题就是:我的“危房”谁做主?也就是说这处居民楼是不是危房,谁说了算?

置业法眼第27期:模拟征收协议是与非

模拟征收就是说在双方约定期限内,模拟征收协议签订率达到相应比例,所签协议正式生效,模拟征收转为正式征收;反之,则模拟征收中止。按照模拟征收设计的初衷,“民意自主”是这一征收模式的核心。那么我们今天要说的这起案件中也涉及到了模拟征收,虽然它也叫模拟征收,但是程序却与“民意自主”相去甚远,也正因为如此,才引发出了诸多是非

置业法眼第26期:公安局拆迁户遇到政府拆迁

公务员成为拆迁户,他们的境遇会怎样?这起案例中的两位拆迁户或者他自己本身就是公务员,或者他的家属是公务员,一位拆迁户在环保局任职,拆迁项目启动后,单位责令他下岗回家搞拆迁,搞利索之后再回来上班;另一位拆迁户,他的儿子在公安局任职,拆迁项目启动后,这位公安局的公务员被调往了拆迁办工作,主要负责解决他们家族企业的拆迁问题,工作对象就是他的老爸,因为他的老爸是他们家族企业的法人代表。拆迁欲来风满楼,公务员拆迁户能够幸免于难吗?